首页 > -> 感染案例 > 正文

艾滋病女大学生发表《艾滋女生日记》

发表日期:2006/1/12 10:02:40 |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因为一段跨国爱情,她染上了艾滋病,为此,她被一些人羞辱,被学校劝退。她也曾经想到自杀,但最终还是坚强地选择了活着。
    朱力亚——目前中国艾滋病群体中,惟一有勇气公开自己病情的在校女大学生,不仅在网上公开自己的艾滋日记,还结集成书,1月10日《艾滋女生日记》在北京地坛医院举行首发仪式(右图,左一为朱力亚)。朱力亚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记录了一个善良女孩从幸福的天堂跌入地狱,又从死神身边重返人间的悲喜历程。
    朱力亚出生在陕西一个极其普通的家庭。清贫但美满的家庭,给了她自强和善良的天性。女儿优异的成绩也是父母的安慰和自豪。
    2002年,这个个性极强的女生,用两年时间学完了中专3年全部的课程。为此,她成为了这所中专学校唯一没有毕业就被保送到大学念书的学生。志得意满的她暗暗发誓,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自我价值,回报一直疼爱她的父母。
    她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大学,那时正值初秋,暑热未退。深爱着这个季节的她,一次音像店的邂逅,结识了某医学院来自巴哈马的留学生马浪,马浪表现出的天真率直、以及那口流利的美式英语,使同样天真烂漫并苦研外语的朱力亚开始了和他的友谊。随着马浪频繁如潮的爱情攻势,原本矜持的朱力亚坠入了情网,一段异国情缘就此展开。
    经历了一段美好而温馨的甜蜜后,男友的体弱多病令朱力亚倍感焦急,更加无微不至地关怀他。就在男友神态异常行踪诡秘的时刻,善良痴情的姑娘还在憧憬着他们的美好未来。然而,噩梦来临的速度与幸福同样的快。
   艾滋病的恐惧笼罩了她
    2004年4月3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但对于朱力亚来说,这天却成了她生命中最痛苦的一天,她听到了自己22岁的年轻生命即将消逝的声音。
    “现在感触最深的就是那天老师找到了我,他说的第一句话:你知道吗,他感染上艾滋病已经发病了,就这么一句话,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他”指的是朱力亚的男朋友,朱力亚2002年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了这位外国男朋友,2003年10月成为他的女朋友,然而享受爱情的甜蜜不到一年,就发生了令朱力亚一辈子都预料不到的事情,她的男朋友被查出艾滋病发病,接着被遣送回国。
     一种对艾滋病的恐慌气氛,迅速笼罩在了朱力亚的周围。让朱力亚感到恐惧的是一种叫HIV的东西,也就是艾滋病病毒,它一旦进入人体,就会迅速复制,而且终生传染,最终会使人体免疫系统彻底崩溃,直至生命的死亡。性接触是其中重要的传播途径之一,而朱力亚很有可能会因为这段恋情,遭遇上可怕的艾滋病病毒。朱力亚回忆,“第一感觉就是一切都结束了,过去的快乐也好,或者说是自己得到的一些成绩也好,都没有了。对我生命来说一片空白,过去的一切已经终止了,现在面临的就是死亡吧。”
   来自社会的歧视比病情更可怕
    从那一天晚上开始,朱力亚的一切自由都被限制了,不要她到教室去上课,不让她跟同学接触,说话。“其实我也不愿意去伤害别人,我知道被伤害的感觉是什么样子,但是学校每天基本上都在无形地监视我,甚至我的一些言行或者我的去向他们都很关心。他们当天就监视我去买了一次性的碗和筷子,而且用完了,我的垃圾也不能四处丢,他们让我放好,他们做处理,我的自由就严重被限制了。”
    随后,学校安排朱力亚做艾滋病病毒检测。朱力亚心里很清楚,她和男朋友之间发生过性关系,而且没有使用安全套。而艾滋病毒主要是存在于人体的体液中,像血液、精液和其他分泌物,很显然,这种无保护的性关系很容易把病毒传染给朱力亚。
    高度的精神压迫让她喘不过气来,于是,她选择了逃离,她到了西藏。希望这里蔚蓝的天空,清澈的湖水,险峻的高山,美丽的花朵,能帮助她摆脱艾滋病所带来的恐慌,找到一个能够寄托自己灵魂的地方。
    然而,朱力亚的逃离并没有让她摆脱对艾滋病的恐惧,她想到了回家。以往每次回家都是快乐的,然而,这一次却不同,她是背负着一颗受伤的心灵回家的,而她又必须掩饰自己。她的内心躲避着来自父母的亲情关爱,她不想让父母看出破绽。朱力亚的内心非常压抑,于是,她又一次选择了离开。
    对艾滋病毒携带者来说,来自社会的歧视远比艾滋病本身更加可怕。
    2004年9月,朱力亚被正式确认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接踵而至的一系列非议、歧视使她真正了解到人们对艾滋病的恐慌和厌弃,也体会到了孤独和绝望的痛苦。心理防线几乎崩溃,之后被学校劝退提前毕业,更让她万念俱灰。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到了自杀。“我买来安眠药,又喝下二锅头,希望这样快速地结束自己的生命,但这方法居然没起作用,也许是假酒假药太多了吧!”
   不想在阳光下“隐身”
     真正让朱力亚重新有活下去的勇气,是她在一名志愿者的带领下来到河南文楼,看到那里大批的艾滋病患者在艰苦的条件下挣扎着活下去,朱力亚觉得自己也许可以是个“有用的人”,帮助更多同病相怜的患者。
    去年夏天,怀着一种责任,她首先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艾滋病患者的真实身份,没想到却招来骂声一片。“我觉得知道自己的病情并不是最艰难的时刻,但看到网上的那些帖子,我真的受不了。大部分帖子简直就是人身攻击,甚至有人说,中国男人这么多,你为什么要找老外?要不就不会得艾滋了!”说到这,朱力亚第一次流露出生气的情绪。“还有人说,我现在出书就是为了炒作自己,天知道,我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痛苦炒作呢?虽然书中文字都是我自己写下的,但直到现在,每看一遍,我都会流泪。我知道那些文字并不优美,但我就是想通过这些没有任何修饰的语言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朱力亚,我不想再抱着一个痛苦的秘密生活。”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在媒体公开自己的病情和身份,成为了中国第一个敢于面对公众坦言自己艾滋病情的在校女大学生……
   出书为警示世人
    感染艾滋病的女大学生朱力亚不仅在网上公开了自己的病情,还把自己患病前后的经历写成了《艾滋女生日记》这本纪实性的小书,社会性学家李银河女士,艾滋大使濮存昕还为该书作序,在1月10日该书的首发式上,这位颇有点“惊世骇俗”的勇敢女孩出现在北京地坛医院。
     烫着时尚波浪长发的朱力亚只有22岁,她的脸色红扑扑的看上去十分健康,走路也带着年轻女生的活泼,在各界人士的注目之下,朱力亚走上前台讲述了自己写这本书的目的:“希望健康人通过我的书了解一个艾滋病患者真实的世界,希望看过这本书的年轻人不要犯和我相同的错误,也希望和我一样的艾滋病人有活下去的勇气,更希望艾滋感染‘到我为止’。”
     在书中,朱力亚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记录了她与男友交往的过程,不乏浪漫的回忆。如今,这位叫“马浪”的男朋友已经不在人世了,但直到马浪被中国医院发现患有艾滋病被遣送回国为止,他始终对朱力亚隐瞒自己艾滋病患者的身份。“你不恨马浪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朱力亚迟疑了一下回答说:“在离开我之前,他的艾滋病症状已经很明显了。他本人就是学医的,应该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不过,也许他之前并不知道吧!现在,我对他‘爱’或‘恨’的感觉都不强烈,也不好评价他是否‘道德’,我想双方都有责任。”
   李银河解读此书
    朱力亚的这本书说的是一个简单、单纯、悲惨的故事,一个单纯的女孩因为爱上一个异国的男孩而患上了绝症,她开始绝望,但是从绝望中走出来,走上了治疗之路。国人以为这个致命的疾病离我们还很遥远,至少自己的朋友还没有听说患病,不像20世纪末的西方国家在某些社会群体当中人人都有熟人、朋友染病,天天都有葬礼。朱力亚的这本书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这样一个纯洁的女孩都可能染病,其他人就更应该注意了。
    人生在世会遇到很多事,患病就是其中的一种,但是人们对患感冒、其它疾病都感到很正常,但是对患艾滋病的人总是要做道德评价,这是很不公平的。朱力亚的染病我认为不是道德问题,婚前性行为也不是道德问题,只是有点违反中国的传统价值。她的遭遇不应该受到这么多的指责和诅咒,朱力亚的事情让我们知道,性不再是安全的事情,中国的性解放正好是生不逢时。
    西方的性解放运动如今已经有退潮之势,中国却因为国内气氛开始宽松,而进行着一场静悄悄的性革命。不是说性革命的理念不对,而是生不逢时,如果不是这样的风气发生,朱力亚染病也许就不会发生,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要杜绝朱力亚染病类似事件的发生,就不要这种宽松的气氛。人不想染病最好还是倡导安全的性行为,婚前通过自卫或安全性爱才是健康的选择。艾滋病真的是对全人类残酷巨大的打击。感谢朱力亚站出来为我们敲响警钟,感谢朱力亚在自己不幸时还念念不忘他人福祉的高尚行为。
    本报综合整理
    图片据《北京青年报》  

文章页数:[1] 
专家建议

来自 浙江龙泉的网友,你好!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部产品已开通货到付款!

图片新闻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