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感染案例 > 正文

河南“穷亲戚”二度求助桂希恩

发表日期:2009/6/3 9:24:52 | 来源 :未知



  八年前的5月,河南某县5名艾滋病感染者,入住桂希恩教授家引起举国轰动。又是一个5月,幸存者之一的马强(化名)再次来汉寻求桂教授的帮助。马强同患艾滋病的哥哥一直呕血不止,马强担心自己不能扛起养育五个孩子和一个老人的重担。

  这八年活得有意义

  2001年5月,马强带着患病的妻子、儿子和同村的另两名艾滋病感染者来到武汉。马强五人入住招待所后被赶了出来。桂希恩毅然将他们接到自己家中,同吃同住五天,并陪伴他们游览东湖。此后,中央电视台“面对面”栏目予以重点报道,温总理登门看望桂教授,给以勉慰。

  5月25日中午,马强兄弟乘火车来汉,一名陈姓志愿者将他们从汉口火车站接到中南医院桂教授处。看到多年没见的马强面色红润,桂希恩高兴地拉住他的手,嘘寒问暖。

  5月26日,桂教授和助手荣玉萍女士为马强的哥哥安排了相关检查。下午3时,本报记者一行赶到桂教授办公室时,哥俩刚做完骨髓穿刺回来。

  与八年前相比,39岁的马强明显变胖了,只是头发已然斑白。马强的哥哥是第一次来武汉,脸色蜡黄,用右手抚摩着骨髓穿刺的部位,默不作声。回顾这八年的艰辛岁月,马强微笑着说:“没有桂教授和武汉好心人的帮助,我很难坚持下来。八年前来武汉的时候,我没想到能活到今天。这八年,我觉得有意义!”

  兄弟俩上有一老下有五小

  据了解,2001年马强一家从武汉回到河南3个月后,妻子就因艾滋病去世了。不久,马强的老父亲也撒手人寰。

  党和政府对艾滋病感染者实行“四免一关怀”政策后,马强的生活境遇明显改善。马强的大女儿没有患病,目前读初二;两个年幼一点的孩子一个14岁、一个12岁,不幸都感染了艾滋病病毒,都在小学读书。

  马强说:“吃饭、读书都没有问题。”孩子读书不仅不收费,政府还按月给以补助。抗病毒治疗全免费,马强和两个孩子在药物控制下,都没出现发病苗头。马强种了三亩地和一块菜园,粮食和蔬菜就有了。马强自豪地说,这八年来,三个孩子靠他照料,慢慢拉扯大了。

  马强的哥哥也有两个孩子,大的上中学,小的读小学。兄弟俩以老母亲为纽带,相濡以沫。温总理重访文楼村时,还面对面询问了马强一家的情况。

  我一个人扛不起六副重担

  去年11月,马强的哥哥突然出现消化道出血。他们把养的几头猪卖了,换了几千元钱,在当地医院输了血浆和血小板。呕血后,身体很虚弱,马强的哥哥过了好久才慢慢休养过来——可又一次严重的呕血来临了。半年时间,马强的哥哥先后呕血三次,一次比一次严重。

  马强十分恐惧:哥哥才42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一家人上有一老、下有五小,重担都将落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是个病人,怎么扛得动?

  危急时刻,马强想到了自己的老朋友桂教授,桂教授干脆地接受了他们的请求。5月26日检查证实,马强身体状况较好,免疫机能几乎与常人无异。而马强的哥哥病情较重,贫血、脾大、免疫功能差。初步考虑,马强的哥哥接受脾脏摘除手术,才能避免消化道出血。

  唯一没变的是桂教授

  谈到这次来汉感受,马强说,相对八年前,武汉的变化太大了。除了环境的巨大变化外,人们对艾滋病的观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人们对他们视如异类,唯恐避之不及。现在,明知道是河南来的病人,不少人还是主动伸出手来和他握手,这让他非常感动。26日下午,恰好是桂教授的第一个博士做毕业课题答辩,一场严肃而热烈的辩论在湖北省艾滋病培训指导中心进行着。桂教授作为导师,正襟危坐。还是那件朴素的黑衬衣、还是那洗得泛白的裤子、还是那农民工兄弟才穿的球鞋……马强在门外静静候着,他指着门旁那辆风雨无阻陪伴桂教授的破自行车说:“桂教授,没变。”

文章页数:[1] 
专家建议

来自 山东日照的网友,你好!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部产品已开通货到付款!

图片新闻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